吕秀莲搭档彭百显 申请连署参选总统副总统

(中央社 喜乐岛联盟今天召开 吕秀莲宣布与彭百显搭档参选2020总统大选。 吕秀莲说,她经过几个月思考,被很多热爱台湾的朋友感动,做成参选的决定则是昨天的事情。 吕秀莲说,选出好总统是全民之福,一旦选错全民遭殃,这次大选,有志之士忧心,市井小民有亡国感,就像1912年豪华的铁达尼撞冰山,千余人遇难,

吕秀莲若连署过关选总统 卓荣泰:党一定要处理

台北21日电 前副总统吕秀莲拟代表喜乐岛参与2020总统选举可能影响民进党选情,民进党主席卓荣泰今天表示,参选当然会造成影响,希望选情能够单纯化。如果吕秀莲真的成为候选人,党一定要做处理。 卓荣泰今天接受民视「新闻观测站」节目专访,针对5天断了两个邦交国,他表示,这对民进党也是一个考

吕秀莲:卓荣泰要我别被某党操弄连署

前副总统吕秀莲(图)18日与民进党主席卓荣泰会面, 在(中央社 」吕秀莲与前南投县长彭百显搭档,昨天并完成登记申请连署为总统、副总统独立参选人。 卓荣泰今天赴吕秀莲办公室拜会,两人会谈50分钟,会后卓荣泰先行离去,不愿受访。 卓荣泰说,下午中执会后的 吕秀莲会后在 」吕秀莲说:「那民进党帮我连署好不

吕秋远列出「旧爱还是最美」的 10 大迷思,你放不下的不是他

「你的旧情人现在好吗,他正靠在谁的肩膀?正在遛谁的狗?还是怀了谁的小孩?他可能正在哭?正要去找别人?或者,正在找你。」雅虎奇摩在七年前曾经推出「旧情人」系列广告。这个广告运用了当下最流行的「关键字」搜寻概念,而且句句血泪的告诉大家,你的旧情人,现在过得好不好呢?他可能也在找你。坦白说,他们过得好不好

吕秋远律师:「我们不恐惧离婚,但不能在恐惧中离婚。」

文/CMoney Stella三月初,吕秋远律师在 脸书 发文,叙述一位朋友不知道该不该结束自己 25 年的婚姻。即使对方有两次外遇,她也原谅他了,到底还有什幺过不去?在一次她与孩子的对话中发现,连她的孩子都看得出来,她在这段婚姻里根本不快乐,早就觉得她应该离婚了,她到底在犹豫什幺呢?吕律师帮她找出

吕秋远/大龄单身女子的爱与生活

文/吕秋远 图/Shutterstock有时候妳害怕,只是因为未知而已,而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足 一位女歌手曾唱过曲名为《大龄女子》的歌,但这首歌的歌词却令我相当惊讶,一个人到底有什幺不好!这首充满性别与年龄歧视的歌词,随便都可以讲出一堆诡异的点:例如被流年困住之类的,怎幺不讲星座犯沖还容易听得懂。最美

吕秋远/爱情条约之一:婚前协议书应记载事项

文/吕秋远婚前协议,是增加婚姻健康的一种制度,开诚布公的讲,总比闷在心里好。 曾经有人问我,婚前协议书究竟要写什幺?我想,问题应该先是:该不该、能不能写,而不是要写什幺。依台湾人害羞内向的个性,写婚前协议书?那不就是摆明不信任对方?婚姻的基础是信任,既然不信任,那幺也就不要结婚了,干嘛还写协议书?是

吕秋远/败犬女王的保护令

文/吕秋远 图/Shutterstock踩到一坨大便,即使踩了八年,臭味难忍,也好过踩一辈子。有个女孩来找我,要我协助她请求保护令。但是,我看了她希望声请的内容,觉得理由非常薄弱,而且听起来有内情,所以我详细地问了她,究竟发生什幺事。原来是她的男友跟她同居八年,她大男友六岁,但是就在第八年的时候,他

吕秋远:「为你好」这三个字,是世界上最美的髒话!

文/CMoney Stella台湾人普遍给大家孝顺和重视家庭的印象,不只是要求自己的儿女要孝顺,也会拿「孝顺」当作标準,去评论一个人的人品好坏,甚至把孝顺与否当作挑选伴侣的条件;但是台湾社会普遍价值观对孝敬父母的标準高,好像是怎幺付出都不会完美的一件事,在台湾,孝敬父母甚至还有法律规範民法 1084

吕秋远:我的墓誌铭只想写「这是一个好人」

晚上 8 点半,他依然西装笔挺。推开宇达经贸法律事务所的大门,立刻听见他的声音自里间传来:「我的意思是,今天这件事情……。」讲完电话,他探头问摄影记者準备好了没有,下一秒钟,又带着歉意匆匆地往办公室走,说:「我再讲一通电话。」他是真的忙。总是事务所最后一个负责熄灯的人。回家 11 点了,Facebo

吕秋远:离婚就该各自寻求美好人生!别把孩子当武器攻击另一半

Q不插手处理爸妈间的事,难道是错的吗?律师叔叔,请问如果爸爸「又」外遇怎幺办?我这次好平静,可是我不知道是好是坏?妈妈明明已经跟爸爸离婚了,可是她还是很难过。妈妈常说「我只剩你了」,我知道是事实,可是还是压力好大好累。对不起叔叔,听起来好乱好奇怪,可是我现在不知道要想什幺。我想请问,不插手处理爸爸妈

吕秋远:霸凌,最可怕的不是殴打,而是有意的排挤与忽视

有个国中同学现在正在澎湖开一家小书店。从小,她大概就是班上的文艺少女,虽然我不知道,二十六年后,她会历经了这幺多的故事,从基隆,一路到莿桐,甚或是现在的澎湖,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在过什幺样的生活。脸书很神奇的让我们重新又聚首,而她在今天转贴了我的一篇文章,标注我是她的国中同学。我一时兴起,就在她的脸书上